黄金城官网     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农历 九月廿八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学川军新作

沧海孤帆

编辑:胡馨月 | 时间:2016-12-01 11:40:01 | 来源:黄金城娱乐

书名:《沧海孤帆》

作者:周锴甫 著

出版社:新华出版社

出版时间:2016年10月


国际标准书号ISBN:9787516625217


编辑推荐  

   一个普通人的人生故事,往往会成为一个时代的精神史诗。网红作家周锴甫的长篇小说《沧海孤帆》正在演绎从流行到经典的传奇。


内容推荐

   原为私企老板的高康旭,饱受企业破产和婚变双重打击,初进城市打工受辱,意欲跳江自杀,被女导游白慕仪救起,辗转在城市职场上被“踢足球”,“唾面自干”,穿越职场上阴暗“黑洞”频繁跳槽,在与他很投缘哥们富锐凯“鲶鱼效应”下,在(现女友)白慕仪和前女友缠绵悱恻的爱情纠缠中,历经炼狱般的火拼,幸遇贵人提携和栽培,找到了存在的理由和价值所在,实现了进入主流媒体当正式记者的梦想。而富锐凯在遭受灭顶之灾后 “失踪”四年,高康旭在与白慕仪办结婚证时,从白慕仪发黄的离婚证上,找到了他,他竟是白慕仪的前夫,但此时他已不在人世。高康旭觉得他是从锐凯的旧照片里钻出来的那个男人,他俩同年同月同日出生,且是非常要好又颜值相当的铁哥们,同时闯城市,两位有共同的梦想。可富锐凯火拼晋位三次均告失败,无脸在城里立足,返回乡村,干起了难以启齿的龌蹉勾当,在高康旭四年前自杀未遂的那个江岸遇车祸坠江而亡。结束意味着开始,富锐凯之死滋生了康旭的命运逆转,让他重新焕发了第二次青春,康旭如愿考入主流媒体任金牌记者,并出版了首部文学专著…….


作者简介

   周锴甫,曾用名 周开富,四川作家协会会员,系网上阅读量达千万的当红作家,资深记者。现居成都,其中篇小说、短篇小说和纪实文学集在全国获奖;荣登《贵州文学》100强作家榜的短篇小说《莽原旭日》网上阅读量达12万,被选入100强作家特辑;中篇小说《隔岸紫苇》荣获湖北文联中华文学“我是作家”文学大赛年度奖,并选入获奖作品集;纪实文学集《逆流泛舟.周锴甫文集》入围浩然文学奖,即将出版《覆巢 周锴甫中篇小说精选》;已出版和发表作品200多万字,有 600多篇作品被全国各类官方网站、文学杂志、报刊、选本、文集、汇编、丛书和全国名校大学校报校刊等转载和收录。


目  录

一、上不了岸 一辈子飘荡/1

二、浴霸不是灯塔/16

三、无需跪地求饶/32

四、胜败仅一纸之隔/47

五、泪水冲走愤懑/62

六、放纵不羁的“摸奶巷”/73

七、“长袖善舞”先折翼 /96

八、梦想 云水般地流淌 /103

九、“花月痕”的妓色转换/114

十、黑腹丧钟为谁而鸣 /130

十一、 梦呓红颜的旧客船/140

十二、这滩浑水有多深 /153

十三、躺着都中枪 /158

十四、火拼的“鲶鱼效应” /170

十五、情感回流 /192

十六、孤帆远影碧空尽 /206

十七、大好年华浪费在被窝里 /215

十八、命运像掺杂玻璃渣子的毒药 /226

十九、寻求逆转拐弯处超车/236

二十、红尘作伴 未必能活潇洒 /254

二十一、“鸯梦重温”命犯桃花/263

二十二、让人嘘唏不已的隐形逐鹿 /277

二十三、变腐朽为神奇 /282

二十四、用自己骨头熬自己的油 /287

二十五、浮舟沧海的正午骄阳/298

二十六、刀锋舔血留下的余味 /306

二十七、“鸠占鹊巢”的厚黑术 /319

二十八、乱地离骚一抹红/327

二十九、深夜醒着数伤痕 /332

三十、感觉活在剃须刀边缘 /341

三十一、 命运对他的玩命狙击 /355

三十二、擦枪走火伤自己/363

三十三、追权逐利的肮脏交易/370

三十四、炼狱中的“唾面自干”/381

三十五、腾空飞翔中的陨落/396

三十六、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/408

三十七、悖逆的魔咒/420

三十八、“播种机”玩火自焚/434

三十九、离婚证旧照片里冒出的男人/446


在线试读部分章节

   人在水泊江岸上溜达,魂却在群魔噬咬中游荡。2004年初秋,秋雨萧瑟,高康旭的成熟中年像悬崖峡谷的苍松,任凭风吹雨打,依然矗立在彩虹之巅,只是这种矗立太过虚妄,更像是活在剃须刀边缘—咋说好呢?呃,康旭遭受企业破产和离婚双重打击,自以为是濒临死亡的玩命狙击。原本怀揣一个纯净的人生梦想,试图让生命渐入佳境,超越平凡的生活。而今,万劫不复,从云端跌倒,难以救赎。为此,他父亲希望他进城打工,大不了换个生活环境,对一家人得有热血担当噻。可他对进城两眼一摸黑,那么多全日制本科生找不到工作,他闯城市火拼,岂不是以卵击石?哪里有他的安稳营生?像“候鸟”般的筑巢,先安营扎寨,再安居乐业,按图索骥地在城市“舔舐余唾”,未必就有他的席位,城市不是他最后的归宿。在他备受凌辱后,觉得命运像在一张纸上,被秋风吹乱,上不了岸,一辈子摇晃,最终的结局,大不了就一死!当顶高照的艳阳,正意味深长地追视着蠢蠢欲动的高康旭,他正处于决绝行为进行时,好像全世界都站在他的对立面,阳光透过银杏树缝隙中纯净地流淌,投射在他核桃般蠕动的喉结上,那吞咽矿泉水“咕噜”声响,或许是他生命的最后回唱。深邃而黯淡的瞳孔,凝重而沮丧地看着这滨江之城,银杏树和芙蓉树交织成一道的绿色拱廊,江畔的风肆意拼命地吹,当记忆的发梢缠绕过往的支离破碎,仿佛述说他生命狙击的撕扯和杀戮,早已心若死灰,腾空一跃的念头在江畔滋生和蓬勃起来,现在只想挥动如翼的双臂,跳下去—没人在意他,这个落花似有情的季节,他刚才是如何突然从堤岸上冒了出来。人生冰火两重天。他没脸向亲人们道别,路已走到了尽头,他既不殉情,也不作秀,只求速死,解脱!郊道上一簇簇芙蓉花瑟瑟作响的声浪,似乎在哀叹他生命的倒计时,他翘首望天,与世决绝,天空像放电影似的,浮现他跌跌撞撞的狗血人生,婚变、企业倒闭和求职无门??跳进江里,也轻如头发和鼻涕,唯求被尘世湮没,这念头,已占据他整个心扉,眼前红枫伴彩云,已与他无关了,他正在移动脚步,朝着那两江交汇处的“那片海”—那天早晨,他从床上爬了起来,家里到处有垃圾发酵发霉的馊味,他认定自己的身体也发馊了。他穿上当老板时御用的雅戈尔西服,从省城的城南车站搭长途车,行驶100多公里,来到那个江岸上,此生从未见过大海,权且把眼前这片浩瀚的江水当作大海吧??康旭一条腿向前伸着,一手扶着栏杆,一手掠过缠绕双眼的头发,脑袋高傲地扬起,落寞的视线与“海”天一色的蔚蓝融为一体。宛如雕塑般的成熟面庞、健硕伟岸的身躯以及被江风撩起的衣角,在艳阳逆光里挺直的身躯,在头顶骄阳正艳、脚下碧波荡漾的西南江滨城市,在生命临界点上“丢翻自己”,只需在眼睛一眨一闭间,纵身一跃,便会为不堪命运划过最后一道凄美的弧线??


分享到: 更多
用户评论 (0)
发表评论
新闻动态MORE>>
首届中国·南亚国家文学论坛在四川...
11月6日,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、四川省作家协会参与承办的首届中国·南亚国家文学论坛在四川成都开幕。中国...【详情】
文学快递MORE>>
原创推荐MORE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