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金城官网     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农历 九月廿八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学评论

追寻“完美生活”(写在徐秋旻诗集《完美生活》出版之际)

编辑:胡馨月 | 时间:2017-01-13 15:09:14 | 来源:黄金城娱乐

   世间事,总是要讲缘分的。比如,本是生在川之东北极的我,却鬼使神差地去了千里之遥的川之西南脚。晃眼十年过去,在匆匆离别之际,又认识了本家兄弟徐秋旻,而且,他还是一个诗人。

  毫无疑问,诗歌,是我们中华民族唯一的母语。抛开那些光怪陆离地诗歌事件,诗歌和诗人,在我心中的地位都是非常神圣的,这也是我答应为秋旻的诗歌写几句话的根本原因。应诺容易,行动艰难。生活,正如秋旻尖锐的诗句:“生活是个多情的婊子,我只是个痴情的嫖客。”在诸多世事的万般纠缠下,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月余。幸好,今夜酒意正浓,被世事扰乱的思绪和疲惫不堪的身躯皆已返朴归位,于是,赶紧动笔,了却牵挂。

  老实说,秋旻的出现,曾使我数次感到意外。第一次,米易县文联主席李雅斌先生打电话给我,说有一个90后的学生要找我讨论诗歌。如此时代,如此年纪,竟然如此执着诗歌,实在意外。第二次,秋旻打电话给我,说合适的话就到我办公室来面叙一番。我确实因为工作太忙,事务太杂,怕伤了雅兴,亵渎了诗歌,便又无情地推脱了。第三次,我正在酒场酣饮,秋旻委托我一兄弟相邀,想找个地方把酒言诗。我当然再无理由回绝,于是匆匆结束此酒场,兴冲冲地奔赴彼酒场而去了。

  见了秋旻,感觉甚好。作为90后,他依旧是文质彬彬,礼数得当。后来,从他的诗作中看出他胸中有千秋,而其外表却是不见波澜,不显山露水,这更让我不敢轻视这个特别的90后了。静心细想一番,这个出乎意料的秋旻,竟让我第一次认真地把礼数、修养、思想等词语同90后直接联系起来,这当然是我的偏见,如同我一直偏爱徐家姓氏一样。据我所知,徐姓源自大禹的功臣伯益,相传伯益谦让帝位后,大禹便封其子若木于徐国为诸侯,徐姓由此而来。说来也怪,徐家自古就没有出过帝王。周穆王时期,国政无人管理,诸侯多有怨言,徐群偃聪明仁爱,颇得百姓拥护,欲代周为天子。可当两军对垒时,徐群偃却因不忍见生灵涂炭而放弃了帝位争夺。自此以后,徐家贤达之士也多是辅佐将相。如此看来,徐姓是缺少霸气而饱含仁心之姓。而秋旻,正好姓徐。玩笑归玩笑,偏见归偏见,诗人自然是要用诗歌说话的。90后的秋旻,是善于用诗歌说话的人。也可以说,秋旻的诗歌是超越90后这个年纪的。他的诗歌里,有他对生活的思索,有他对爱情的解读,有他对成长的参悟,有他对未来的憧憬,有他的方向,有他的价值。而且,他的语言和思维,携带着诗歌的魅力,彰显着文学的力量,放射着理性的光芒。

  在对诗歌的认识上,我很赞同秋旻的观点:“以前读诗\只觉得词美如画\不懂情深\如今自己写诗\只知情深入骨\不懂用词。”秋旻的感受,无疑是揭露了当下诗人们的通病。翻开当下众多诗歌报刊,无不是语言精美到极致的一具具灵魂的死尸,让人无动于衷且心生厌恶,还误以为是我们读者自己出了问题,没有诗歌修养,读不懂现在的诗歌。我向来喜欢民间诗歌,他们朴素的语言,一点没掩饰诗人们想要表达的现实主题,恰恰将诗人们真切感知的生活大白于天下,他们在努力打捞社会的良心。我也是很佩服那些一门心思研究文字游戏的诗人们,把诗歌写到出神入化入魔成仙的境地,却把思想和良知变幻得扑朔迷离。借用巴中作家黄政钢的调侃“贵圈真乱”来表达,近年来的诗歌闹剧真有蓬勃之态。一些著名诗人一不小心也就成了获奖专业户,今天在城市,明天在乡村,处处都在获奖受表彰。如此泛滥的情感,如此伟大的创作,也只有如此时代的诗人才能做得到了。我老早就想写一篇名为《让诗歌回家》的文字,遗憾诸事扰心,至今未成。诗歌是属于家乡的,而我们现在的诗人们都习惯“四海为家”了,每到一处都会留下脍炙人口的优美诗篇,获得一片叫好点赞和荣誉。当然,诗歌也是有大情怀的。祖国就是我们的家园,良知就是我们的家园。要是我们的大诗人们,多写一些守护我们大家园的优秀诗歌,而无关乎名利,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。

  诗歌是生活的情书,是心灵的良药,是文明的卫士。很多诗人习惯了“把玩”诗歌,可谓是舍本逐末。秋旻,作为一个90后的新生代诗人,他的诗歌却脱离了“把玩”诗歌本身的低级趣味,诗歌之中不乏深沉的思想,这实属不易。“我们每天都在死去\却不敢好好地活着\像一具傀儡\被命运把玩得\死去\活来。”“在花落之前\我早已把一盏茶喝到无味\尽管经卷里写着三世的轮回\可我,还是无法参透宿命的玄机。”如此等等精短的诗歌,充满了人生、对社会的思索。或许你会说,这样的诗歌还显得有些空乏,没错,对于一个还未走出校园的90后诗人,当然没有机会经历更为彻骨的真实,但我们不得不承认,秋旻具备这种思考的能力。我相信,在经历更多切身的遭遇后,秋旻的诗歌一定会更接地气,由现实关注而出,融入他独特的思想,成就更多精美的诗作。我断断续续地印制着民刊《西部诗歌》,也毫无半点名利因素,也只是想把“关注现实的西部,关注心灵的西部,关注文明的西部”的观念延续下去而已。或许诗人可以自私,可诗歌是无私的。每一个写诗的人,都应该有这种责任和义务,关注疾苦,打捞良知,守护文明。

  黑格尔把美的定义为:“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。”其实这样定义诗歌,也是很适合的。钱钟书说过:“理之在诗,如水中盐,蜜中花,体匿性存,无痕有味,现相无相,立说无说。”所谓诗歌说理,要有理趣而无理语。秋旻应该是把握了这点的。“小时候\偷了蜂蜜\把快乐一并带走\蛰着嫩肉\痒痒作痛\我们哭着都笑了\后来都长大了\碰着酒杯\把酸楚一并咽下\卡着喉咙\隐隐作痛\我们笑着都哭了。”相信这首题为《成长》的短诗,一定能引起很多读者的共鸣。又如诗句:“让所有往事归于沧海,也归于桑田”,这已经让我们看出了他对诗有别趣的恰当处理。

  爱情是青春永远的主题,也是诗歌永远的主题。关于爱情,秋旻是热烈的,也是很儒雅的。如他性格一样:有狂野傲视群雄的感性内心,也有温和礼仪的理性外表。这样处理爱情,是很值得当下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人群们学习的。如今所谓的青少年爱情,竟然存在不少的荒唐、畸形乃至悲剧,被电视网络媒体频频曝光,令人切齿。《梦中的婚礼》《好久不见》等篇什,无不体现了秋旻对爱情的眷顾、无奈和尊重。

  秋旻的部分诗歌,其语言表达上还显得有些散乱随意。不过,这个不同寻常的90后诗人,拥有足够的睿智和情感,足已掩饰这些被我暂且定义的瑕疵。因为这些被很多诗人故弄玄虚的雕虫小技,要不了多少时日,他便会轻松克服长进。

  我是看书比蜗牛还慢的愚人,不比那些学富五车的专家,是写不来研究文章的江湖散人,自然也不想对秋旻的诗歌劳心费神地进行归纳梳理和研究,引经据典,铺天盖地,把感性真实牵强附会地弄成理性“真实”,我只凭借一夜酒力,醉眼看花,胡言充数罢了。不过,我还是真诚地希望,秋旻能不忘初心,坚持尊重诗歌,好好让没有贫贱之别的诗歌,照亮一条阳光、健康而坚毅的人生道路,寻得属于自己的价值、道德和尊严,寻得自己的完美生活。(亲勤)


分享到: 更多
用户评论 (0)
发表评论
新闻动态MORE>>
首届中国·南亚国家文学论坛在四川...
11月6日,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、四川省作家协会参与承办的首届中国·南亚国家文学论坛在四川成都开幕。中国...【详情】
文学快递MORE>>
原创推荐MORE>>